信息網_資訊網

經典美文聯系我們

周口信息網 > 熱點信息 > 正文

中美關系迎轉機 人民幣還會破7嗎?|人民幣匯率

網絡整理 2021-03-22

  中美關系迎轉機,人民幣還會破7嗎?

  來源: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指出,未來匯市面臨的內外部市場和政策環境均面臨較大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既可能向好的方向發展,也可能向壞的方向發展,且事態發展路徑有可能是時好時壞的曲折變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中美貿易戰是今年下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持續走低的重要影響因素。11月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話,中美貿易關系出現轉機。人民幣匯率也反彈至10月中旬以來的最高點。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如何?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指出,未來中國外匯市場面臨的內外部市場和政策環境均面臨較大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既可能總體向好的方向發展,也可能總體向壞的方向發展,且事態發展路徑有可能是時好時壞的曲折變化。不論市場還是政府,都應該克服靜態的單邊、線性思維,以為情況一好就會永遠好下去、一壞就會永遠壞下去,而應該樹立動態的、發展演變的觀點。

  他指出,從市場來講,不宜去賭市場的方向,而應該積極管理和控制貨幣敞口的風險。從政府來講,應該在情景分析、壓力測試的基礎上做好應對預案。目前境內外匯市場表現出來的調整壓力,主要反映了市場普遍看空情形下,選擇性相信壞消息的影響。

  因此,穩預期對于穩匯率或者穩匯市非常重要。而穩預期不但要靠市場溝通,也要靠市場操作。當前形勢下沒有無痛的匯率政策選擇,無論匯率動與不動,均有利有弊。

  適應不確定環境下的外匯市場撰文 | 管濤

  中美貿易摩擦是影響今年人民幣匯率走勢一個重要因素,但迄今為止對人民幣匯率是心理沖擊大于實質沖擊。近來,市場上流行最廣的一句話是:“不確定性就是最大的確定性”。未來中國外匯市場運行就面臨以下三方面的不確定性,無論市場和政府都應該克服單邊、線性思維,未雨綢繆、防患未然。

  中美貿易摩擦至今對人民幣匯率心理影響大于實質沖擊

  今年二季度以來,既在預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中美貿易紛爭逐步升級,成為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一個重要因素。

  理論上講,貿易糾紛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渠道有三:

  一是心理渠道,即鑒于人民幣的風險資產特征,通過增加中國經濟運行的不確定性,給人民幣匯率造成調整壓力;

  二是貿易渠道,即通過影響中國對美出口,減少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進而影響中國經常項目收支平衡和人民幣匯率走勢;

  三是金融渠道,即通過影響外商來華投資和對外直接投資,減少中國直接投資項下的資本流入,進而增加人民幣匯率的變數。

  到現在為止,后兩個渠道的影響有限。雖然前三季度中國貿易總順差減少,但對美雙邊貿易順差擴大,中美兩方的統計均顯示8、9月份中美月度貿易失衡連創歷史新高。同時,中方統計的前三季度非金融部門利用外商直接投資同比正增長,對外直接投資溫和增長,上半年國際收支口徑的直接投資凈流入同比增加4.73倍。聯合國貿發會統計的上半年中國利用外商直接投資同比增長6%,規模名列世界前茅,同期全球外商直接投資流入下降41%,其中美國降幅高達73%。

  可見,貿易摩擦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主要通過心理渠道發揮作用。從美國當地時間3月22日公布“301調查報告”并威脅對華進口加征關稅以來,到10月2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累計下跌了6343個基點,其中收盤價相對于當日中間價偏弱累計貢獻了貶值4145個基點,后者占到總跌幅的65%。

  中美貿易紛爭演進的三種可能性

  一種是互征進口關稅的措施對雙方經濟影響都不大,貿易摩擦有可能不斷升級。例如,第一批500億美元進口商品互相加征25%關稅的措施,相對于中美兩國的經濟和貿易體量來講均規模有限、影響較小,所以招致了第二批關稅打擊和報復措施的迅速出臺。

  一種是互征關稅的過程中,一方感覺到沖擊太大,難以承受,則可能在磋商中做出妥協。例如,由于加拿大和墨西哥對美國出口市場依賴過大,難以承受關稅戰的損失,而被迫接受北美貿易協定重新談判的結果,重新簽訂了“美加墨貿易協定”。

  再一種是互征關稅對雙方經濟的負面影響都比較大,從而雙方有可能坐下來談判,磋商解決分歧。隨著第二批美國對華2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10%的關稅,中國對美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5-10%的關稅,對兩國經濟和貿易的影響面擴大,雙方都能夠更加深刻地感受到貿易沖突造成的痛楚,這有助于雙方軟化對抗的立場,增強對話的意愿。

  中國外匯市場運行的三種前景

  一種是基準情形,即如果實際結果像市場預期的一般,比如對美貿易順差如期減少但經常項目依然總體順差、外資流入如期減緩但直接投資依然凈流入,則利空出盡,不排除匯市止跌企穩。

  一種是好的情形,即如果實際結果比市場預期的好,比如因短期內美國難以找到替代供應商且美國經濟繼續強勁,中國對美貿易順差居高不下,同時中國依然保持對外資的吸引力,則市場情緒可能改善,不排除匯市出現反彈。

  再一種是壞的情形,即如果實際結果比市場預期的壞,比如中國對美貿易順差超預期地驟然萎縮且經常項目出現逆差,外商來華投資急速放緩,境內對外投資快速增長,且直接投資凈流入大幅收窄甚至出現凈流出,則市場情緒可能進一步惡化,匯市繼續尋底。

  中國外匯政策操作的三種情形

  一種是基準情形,即如果市場相信政府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則市場不會主動攻擊人民幣,因為決定做空人民幣賺不賺錢的不是投資者的分析而是匯價在哪里。

  一種是好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企穩、中美重啟貿易談判、美元重新走弱,則人民幣匯率穩定有基本面的支持,甚至不排除重新振蕩升值(如2017年至2018年初的情形)。

  再一種是壞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繼續下行、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美元延續強勢,則此時將考驗政府如何進行本外幣政策協調,以及如何綜合運用匯率、儲備、管制等外匯政策工具。

  主要結論與建議

  第一,未來中國外匯市場面臨的內外部市場和政策環境均面臨較大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既可能總體向好的方向發展,也可能總體向壞的方向發展,且事態發展路徑有可能是時好時壞的曲折變化。立足當前展望未來,各方看法見仁見智,不必強求一致。不論市場還是政府,都應該克服靜態的單邊、線性思維,以為情況一好就會永遠好下去、一壞就會永遠壞下去,而應該樹立動態的、發展演變的觀點。

  第二,從市場來講,不宜去賭市場的方向,而應該積極管理和控制貨幣敞口的風險。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先漲后跌、雙向波動的經驗表明,在匯率浮動時代,如果不主動管控匯率風險,則很可能侵蝕主業利潤。同時,從1994年初匯率并軌以來的經驗看,不以炒匯為生的絕大多數市場主體應該在大趨勢中把握大變局,避免追漲殺跌。過去二十多年做空人民幣匯率之所以失敗,主要是沒有把握住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長期趨勢,而被短期的市場波動所困擾。

  第三,從政府來講,應該在情景分析、壓力測試的基礎上做好應對預案。目前境內外匯市場表現出來的調整壓力,主要反映了市場普遍看空情形下,選擇性相信壞消息的影響。因此,穩預期對于穩匯率或者穩匯市非常重要。而穩預期不但要靠市場溝通,也要靠市場操作。當前形勢下沒有無痛的匯率政策選擇,無論匯率動與不動,均有利有弊。政府應盡早確定政策目標,確定以后就不要輕易搖擺,所采取的政策手段與工具同政策目標保持一致?!?.11”匯改以來的實踐表明,可信度和公信力是匯率政策和改革成功的關鍵。

  原標題:貿易戰迎轉機,人民幣還會破7嗎?

責任編輯:李彥麗

免責聲明:信息網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Tags:[db:TAG標簽](1411540)平均工資(2)工資(4)

轉載請標注:信息網——中美關系迎轉機 人民幣還會破7嗎?|人民幣匯率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AV无码国产精品白浆嗯啊